在談笑間的一杯酒,訴說了我的高攀。而被高攀的你,不過是受重傷而無法飛翔的鳥。

 在眼眸中的一抹紅,訴說了我的疼愛。而被疼愛的妳,不過是受重傷而無法游動的魚。

 

 親愛的...

 我們的愛沒有未來,你知道嗎?

 

 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 灰濛的天,少了些活力,為離別的今日增添了幾分愁。

 在人稀少的咖啡廳,我遲遲等不到你的身影,只好看著圓桌上的水杯發呆。

「對不起,我遲到了。」杰成的左手抱著米色的熊寶寶,右手拿著一個裝滿雜物的袋子。

 才剛坐下就拿出雜物一一為我說明,「這是妳送的皮夾,我裡面放了一萬元,還有妳給我的手鍊,剩下的是我要給妳的東西。」

 沉默了許久,我才打開袋子,裡面有泡麵、紅茶、帽子、手套、口罩和......。

 我指著衛生棉問:「你到底在想什麼?」杰成忽然握著我的手,露出僅剩的笑容。

「我放不下妳這個笨蛋。」我推開他的手,拿著他最後給的不捨,轉身離開。

「依微!」杰成推開門,看著我消失在人群中。

 我用盡全力跑著。


 只因為...

 害怕看到你,害怕自己的崩潰。

 

 杰成,你知道嗎?

 我比想像中更害怕失去你。

 從以前到現在都是如此。

 

「依微!快出來!我知道妳躲在這裡。我有話要跟妳說,說完我們就都沒關聯了。」我擦乾眼淚,走了出去。

「杰成.你要說什麼?」我低著頭。

「我不在以後要好好照顧自己,不要不吃早餐,不要常喝飲料,不要心情不好就不吃飯,懂嗎?」杰成拍著我的肩膀。

「我懂。那我可以走了嗎?」承受不住痛的淚掉了下來,而我卻打掉了要幫我擦淚的手。

 你走了,一語不發。而我,自作自受。

 

 親愛的,我們都累了。

 

 我只能相信著,

 當我醒來的那一刻,

 你還在我身旁。

 

 
「依微!依微!妳怎麼了?快醒醒!」


 

 當我陷入一片黑暗時,我彷彿看見了昨晚的我們...


「依微,我們分手吧。」在電話那端的你很淡定地說著,而我卻又哭又鬧。

「我知道我不夠好,但我也盡力了阿...。」狂抽著桌上的面紙,漸漸口齒不清的我。

「明天早上九點,老地方見。」平淡而顯得不耐煩,以不尊重我的態度述說著。
 
「...」看著手機上的時間閃爍著,情緒異常平靜的我,停止了哭泣。



 分手的原因很簡單。

 因為他是企業家,我只是平民。


 我還記得有一次,他問我是不是要騙他家的錢,才會說愛他。

 我當下有種想要揍他的衝動,原來愛了不代表就信任對方的所有。

 直到現在我才看清,他要的是『佔有』而不是我要的『愛』。



  (醫院裡)



「醫生,她要不要緊?」 「她只是貧血,休息五個小時就好了。」「謝謝醫生。」

「小紫,來我家附近的醫院照顧依微,她貧血了。」他邊說著邊握緊我的手。

 他輕吻著我的手背之後,就放開了我的手。

 這一切就像我們吵架時那樣,沒有一點聲響,離開了我的身邊。

 在那瞬間,我希望我們是在冷戰而不是結束。

 原本被關上的門又再度被打開,不知是誰拖著沉重的腳步走到我的身旁。

「微微,忘了跟妳說,我下個月要結婚,喜帖我放在旁邊。我走了。」我這次完全猜不到他的心思了,我們才剛分手就說要我參加你和
 
 她的甜蜜婚禮?!

 要不是我貧血,我早就跟他大打出手了。

 算了。我累了。



 或許我們不適合,但還是謝謝你帶給我的美好。

 前一秒釋懷,下一秒大哭。

 到底什麼是愛? 我已經不懂了。





「杰成,你這樣好嗎?」小紫拿著湯在醫院門口攔下了他,而他的笑充滿了無奈,對著小紫揮了手。

「走了就別回頭!她對你那麼好,你就不要給我後悔!」小紫放下手上的東西,對他又打又踢的,還罵了一些三字經才消氣。

 杰成看著她,像個木樁佇立著。


 小紫輕踩著腳步,一看到我便緊皺著眉頭,慢慢伸手幫我擦去淚痕。

「小微,妳以後就住我家,我等一下幫妳拿衣服,妳就乖乖躺著休息。」小紫盛了一碗熱騰騰的紅豆湯放在旁邊,就走出去了。

 之後,無聊的我一直看著持續震動的手機,卻沒有力氣去拿,便與它玩起乾瞪眼的遊戲,但它卻沒有再動了。



「護士,請問陳依微小姐住在哪一房?」外面響起耳熟的聲音,但我卻遲遲想不起來。

「直走到底,右手邊!」護士用著老娘在趕時間的語氣回應著對方。

「謝謝。」此時,有人探出頭看了我一眼。

 
 易楓左手拿著一束波斯菊,右手拿著兩份便當,一走進病房,就緊盯著我,讓我感到不對勁。

「妳還好嗎?」聲音輕柔卻直逼我的心房,從以前到現在都是如此。

 我搖著頭,緊抓著棉被,眼睛盤旋著眼淚,連眨都不敢眨。

「我不看妳,想哭就哭吧。」他背對著我,看著護士忙碌的身影,簡單描訴著我心中的疑問。

「小紫打電話告訴我,妳住院了。我一直打電話妳都沒接,所以,我就過來探病了,還順路買了花,希望妳能趕快好起來。」我拍著他
 
 的肩膀,用著因哽咽而沙啞的聲音說聲謝謝。

「不用客氣啦!趕快好起來,就可以去吃大餐了,我請客。」彼此看著對方,用微笑帶過。

 為了不讓他感到無聊,於是,我盛了一碗湯給他,他給了我一個便當,彼此都很有禮貌的道謝著。

 

 彼此間的距離,可能因為對方的前進或後退而瓦解。

 我小心翼翼呵護著,這份簡易又溫煦的快樂。
 
 

 突然想起,他總說「其實,妳一點都不任性呀!」
 
 是阿!我只是要我想要的生活而已。

 這是我的需求,絕對不是任性。

 莫名想澄清事實的我,自言自語完便笑著,引來不少人異樣的眼光。

 
「你會陪著我?」他彎下腰,拿出棉被和枕頭,又給了我一個笑容,讓我覺得分手後不怎麼難過,反而是一種解脫。

 就像你打開籠子,揮動翅膀的鳥飛向無止盡的蔚藍。

 
「我會陪著妳一直任性,到永遠喔~」小紫不知從哪裡冒出來,手上拿著一個蛋糕,上面還有用巧克力醬寫的四個大字『分手快樂』。

 老實說,小紫是從頭到尾支持我和他分手的人,應該說愛我的人都希望我趕快和他分手。

 畢竟當局者迷,旁觀者清。

 
 當年的我是因為心軟,所以,遲遲不分手。

 現在的我是因為看透,所以,想趕快放手。

 
 曾經的甜蜜與苦澀,無法退還給他。

 卻很感謝他說的那句話「我不喜歡別人碰過的東西。」
 
 讓我更清楚他的為人,讓我更明白這不是我要的。

 就算我不是能力好的人,但我也不是個『東西』。

 

「1!2!3!祝依微幸福快樂又健康。」
 
 我,易楓,小紫。

 把蛋糕吃得一乾二淨。

 只有一個爽字形容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熾緋冰嵐 的頭像
熾緋冰嵐

被折翼的天使

熾緋冰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u7nju
  • ﹉診○所﹉強姦~網﹍站﹌流○出 goo.gl/ClgFem